• 1
  • 2
  • 3

时装

张嘉辉朋友圈

来源:桃色新闻时间:2016-12-08 11:28:48

摘要:  10月22日,记者报道了香港金牌剪辑师张嘉辉自述被海纳盛世影业董事长席希殴打致伤的事件,随后,内地以及香港地区的许多电影人都声援张嘉辉。   一个是功成名就的香... ...

BuDo-fxwztrt0226965.JPG

  10月22日,记者报道了香港金牌剪辑师张嘉辉自述被海纳盛世影业董事长席希殴打致伤的事件,随后,内地以及香港地区的许多电影人都声援张嘉辉。

  一个是功成名就的香港金牌剪辑师,一个是从金融行业走来的影视新人,两人自今年1月开始结成战略性合作伙伴,为何在第一个项目结束后,就产生如此大的矛盾,以至于要发生不体面的动武行为?

  10月23日,记者分别采访了张嘉辉[微博]、席希,两人各执一词,制片人王怡卿的说法则基本与席希一致。张嘉辉称自己尽心尽力监制电影,还垫付了拍摄费用以及导演片酬,最后竟被殴打,人身安全也遭到威胁;席希则表示张嘉辉拍摄超支、坐地起价,诋毁公司,而且把双方的互殴说成了单方面的被打。

  张嘉辉是香港著名剪辑师,曾三夺金像奖、两擒金马奖,在业内颇有声望,事件发生后,也有许多曾与他合作过的影人表示愕然,并认为他是有口皆碑、专业度很高的剪辑师。

  2012年,张嘉辉在与非凡影业签约期间,认识了王怡卿,两人此后成为了偶尔吃饭喝茶的朋友,王怡卿说,她一直对张嘉辉当初的帮助心存感激。

  2015年3月,张嘉辉向王怡卿透露想转型做监制,此时王怡卿所在的海纳盛世影业已经买下了一些版权,于是在她的牵线下,张嘉辉成为海纳盛世的战略伙伴,将担任多部影片的监制,双方合作的第一部影片就是《岁月忽已暮》。

  海纳盛世影业的总裁席希来自金融投资行业,采访中,他强调自己是出身平凡之家的小镇青年,靠着寒窗苦读改变命运,毕业后在香港投行工作了五年,他还不断重复表明,自己虽然是外行人,但很尊重艺术家,因此在与张嘉辉的合作中,他几乎是甩手掌柜,对于很多事情都是不闻不问。这一点也得到了张嘉辉的印证,他表示自己甚至从未单独和席希见面吃饭过。

  身为制作人的王怡卿说:“在一般的剧组是制片人说了算,在我们剧组,张嘉辉老师的权力是高度集中的,剧组除了三位主演是大家一起选的,基本都是他找的,多少钱也是他说了算,我没有权力去干预,”

[1][2][3]下一页

您还可以点击阅读宋丹丹个人资料的内容,桃色新闻网让您了解最新最热的娱乐圈信息。

QQ截图20161024141925.jpg

  《岁月忽已暮》于4月20日在河北葫芦岛开机,之后转场去英国伦敦拍摄。张嘉辉透露,在伦敦拍摄期间曾因为资金不到位,而遭遇剧组人员停工的窘况,为继续拍摄,他自掏腰包十几万人民币先行垫付。

  制片人王怡卿坦承确有此事,但她也表示,张嘉辉一直没有把英国拍摄的预算给他们,但5月初,席希还是打了900多万去英国,而此前,影片在北京拍摄的部分就已经花费1000多万,整部影片的成本为3000万。

  她告诉记者,张嘉辉所说的垫付费用,实际上是后来提出的英国拍摄期间的补助。当时张嘉辉要求能每天发放现金给剧组员工,一开始报的是四十万人民币,于是王怡卿安排工作人员从国内带到英国,带到之后,“突然又跟我们说不够了,我当时在横店,沟通也不方便,他先垫上了,我们还是很感激的,财务说他垫付的总额是20100英镑。8月20日,他在微信上提了这个垫付的费用,我说可以,你回北京我给你。”但王怡卿说,张嘉辉在大部队杀青后,和一个工作人员在英国多留了一周,回来之后又去了布拉格,所以一直没能与张嘉辉见面。所以这笔钱并非拖欠,“我们900万都打了,还会拖你这十几万吗?”

  另外,张嘉辉还提到,拍摄过程中,导演一直没有与海纳盛世签约,后来导演家里出了问题,需要用钱,片方也没有把钱给导演。为了帮助导演,张嘉辉私底下借了40万给导演。

  王怡卿的解释则是,没有签合约就无法给导演付款,因为“只有签了合约,财务才可以走流程打款”,“但张嘉辉的回复是导演不肯签合约,因为他跟导演也不是那么愉快,他跟美术指导也吵起来了,美术指导是导演的男朋友,很多矛盾没有解决,所以导演不肯签约。”

  王怡卿说,她后来想出折中的办法,让导演写一个声明,收取10%的定金,最后再跟合约放一起。导演没有接受这个方案,还是想等签了合同再打全款。后来全片杀青后,王怡卿终于找到导演签合约。此后又拖了一段时间,王怡卿解释说,因为导演的合约是含税价,如果按个人走就要收50万的高额个税,于是她建议导演去找公司代收,找的过程中,张嘉辉给导演借了40万,并告知了王怡卿。

  至于拍摄过程中的超支问题,张嘉辉认为这是制片人的职责范围,而王怡卿则表示,人员和预算几乎都由张嘉辉掌控,自己根本没有权力。

  据张嘉辉描述,10月18日这一天,张嘉辉、席希、席希的夫人、王怡卿一起看完了影片的粗剪版本,看完之后,席希和夫人就离开了,张嘉辉则跟王怡卿聊天,当时,他并不觉得有什么异样。

  而这个版本在席希看来,完全就如同儿戏一般,这令他非常不满意。但张嘉辉认为,粗剪版本本来就不会太出色,完全可以通过后期的加工,做出完成度更高的成品。

  然而席希和王怡卿都认为,这一版本并非影片的粗剪版。王怡卿认为,影片杀青两个月后的8月那一版,才是粗剪版,该版本由导演剪辑,王怡卿认为它其实还是可以的,但她希望精简版出来,“我觉得张嘉辉最出名就是剪辑,没必要再折腾导演,这样浪费时间,而且我们最初是想在年底上映,所以就提出张嘉辉剪辑,但提议被张嘉辉无视了。”

  此时,从开拍前就有的问题终于来了——张嘉辉还没有签合约。席希和王怡卿都认为张嘉辉出现了坐地起价的行为,王怡卿说,张嘉辉的片酬从最早谈的80万变成了100万,4%的票房分成提高到7%,但对于这件事情,王怡卿并没有给出相关的证据。

上一页[1][2][3]下一页

您还可以点击阅读播出事故的内容,桃色新闻网让您了解最新最热的娱乐圈信息。

QQ截图20161024141949.jpg

  20号凌晨4点多,席希突然给张嘉辉打电话,并持续骂脏话。过了一会儿,席希又给张嘉辉打电话,仍是没有理由的谩骂。张嘉辉说:“我不知道他在讲什么东西,还以为他喝酒了,他说他很清醒,说他知道我在背后说他。还说如果我不承认这个事情,就拉制片人出来,不是我讲的他就抽她。后来他又打电话来说想抽我。”

  然而,对于电话谩骂一事,席希否认了,他觉得只是语气稍微严肃了一些,“那天晚上我其实是跟很多投资者在一起,金融人是很注意自身形象的,当然‘他妈的’这样的词我肯定是说了,但真的没有很严重的谩骂。”

  当晚,两人约在张嘉辉住处楼下,据张嘉辉的描述,席希一下车就开始对他动手,而他一句话都还没有说,过程中,席希的司机还抱住张嘉辉,席希则殴打张嘉辉至鼻出血,直到张嘉辉跪地求饶才罢手,停了一阵之后,席希再次动手殴打张嘉辉。

  对此,席希的说法是双方都动手了,自己的司机其实是在劝架,在张嘉辉跪地之后,席希也跪了下来,双方还互相认错了。但对于“相跪认错”之说,张嘉辉表示自己当时已经被打懵了,全然不记得有过这样一幕。

  事件发生后,张嘉辉听到席希说“如果电影票房亏本了,还会再打你”,张嘉辉自认已经不年轻,害怕人身安全遭到威胁,他没有在北京报警,而是选择了回到香港。在香港家中的客厅里,他觉得有必要告诉大家,于是发了两条朋友圈说明自己的情况。

  看到朋友圈之后,席希给张嘉辉发了几条微信,仍称呼张嘉辉为“嘉辉哥”,还表示希望他早日回来解决影片后续问题,还暗指张嘉辉在拍片现场有作风问题,令张嘉辉反感“这是在诽谤我”。

  无论如何,这种事情的发生,对于影片的推进并无裨益,就如知名影人文隽所说:“合作出问题,可以协商解决,可以不欢而散,可以法庭仲裁。总之,动手打人就一定不对,也不是电影界文化!”

上一页[1][2][3]

您还可以点击阅读陈小春儿子大哥范的内容,桃色新闻网让您了解最新最热的娱乐圈信息。

上一篇 下一篇

更多时装推荐

冬天不显厚重的 黑色轻巧搭配法 冬天不显

过年穿什么衣服好看 新年怎么搭配服装 过年穿什

2017流行趋势 想要美的女孩们必看 2017流行

工作也要时尚 穿出气势的4大单品 工作也要

清纯时尚 这样装扮纪念我们的青春 清纯时尚

减龄迷你裙 秀出美腿早春青春范 减龄迷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