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 2
  • 3

综艺

城管被扇不还手 孩羞于职业

来源:桃色新闻时间:2016-11-22 12:54:05

摘要:   导语:都说每个工作都不容易,特别是城管,所以我们作为市民一定要好好配合。上月23日,禅城区石湾,城管队员在查处乱摆卖时,被一名女小贩掐脖扇耳光,身上多处受伤... ...

  导语:都说每个工作都不容易,特别是城管,所以我们作为市民一定要好好配合。上月23日,禅城区石湾,城管队员在查处乱摆卖时,被一名女小贩掐脖扇耳光,身上多处受伤,队员阿磊没敢还手,害怕周边有群众喊城管打人啦,身为退伍军人的他说,刚做城管时遇到暴力抗法还觉得委屈,现在已经麻木了。

  其实,这不过是近年禅城街头小贩与城管激烈矛盾的其中一幕。禅城相关部门近日表示,近三年来,禅城共计550名城管部门执法队员中,至少50%的队员遭遇暴力抗法,其中包括女性一线队员,她们曾是广东首支城管执法女子特勤队。今年上半年,祖庙街道发生8宗暴力抗法事件,140名执法人员(包括雇员在内)中,约40人遭遇暴力抗法,其中20多人受伤。

  提起为何选择暴力,不少小贩的回答都是他收我东西,我就跟他动手。城管与小贩的矛盾,一方面,不少市民认为小贩是天然的弱势群体,他们辛勤劳作但收入微薄,小贩打城管,那完全是被逼到底线的绝望反击。

  而另一方面,城管遭遇暴力抗法事件的比例逐年上升,而微薄的收入、随时面临的危险,甚至无法得到市民认可,导致城管队伍特别是协管员流失率惊人,有城管队员坦言,刚招进来的协管,半年内会走掉一半人,一年内走得只剩下三分之一的人。只要有更好一点的工作,谁都不愿留在这儿。禅城城管统计,近3年内禅城共计5 5 0名执法队员中,至少50%的队员遭遇暴力抗法,包括一线女执法队员。

  2015年第二季度,禅城城管遭遇暴力抗法7宗

  今年上半年,祖庙街道执法人员(包括雇员在内)约140人,遭遇暴力抗法8宗,导致20多人受伤,约40人遭遇暴力抗法,占到执法人员的35%石湾街道执法人员(包括协管员在内)约120人,仅今年上半年,就有约25人遭遇暴力抗法,占到执法人员的20%

  被扇耳光不敢还手

  麻木不觉得委屈

  阿磊,27岁,石湾城管协管员,进入城管系统3年,系退伍军人。6月的一天,石湾街道上,阿磊和一名同事在此执法时,遇到4名小贩,其中3名迅速离去,但一中年女贩仍无动于衷。几人劝说半天,她丝毫不为所动。她在这儿摆卖有好几年了。今年5月份,扣过她一次东西。第二天她来单位大吵大闹,喊着城管抢东西,最后闹了半天只能不了了之。

城管被扇不还手 孩羞于职业 更多精彩请看下一页

  眼看劝说无效,阿磊上前想暂扣她的秤砣,不料被她连推到10米开外,直到顶在一栏杆上,阿磊同事过来帮忙,也被她推开。箍脖、掐脖,这名女小贩还啪啪打了阿磊两个耳光。

  阿磊没敢还手,我不能还手,如果我还手,群众一定会说城管打人。当阿磊开车门取罚款单时,女小贩又追了过来,反复顶住车门5次,直到警方赶来前,阿磊一只手被她如扭犯人般反扭着,衣服被撕破,手臂、脖子多处被抓伤。

  过程中,阿磊同事一直在旁拍摄录像,不料因为夜色中视频拍摄模糊,小贩最终未被警方处罚,只能私下调解了事。阿磊说,其实多数时候小贩抗法动作十分突然,常常猝不及防,很难拍到视频,一旦没有视频证据,警方也无计可施。

  身为一名退伍军人的阿磊说,刚做城管时,感觉挺委屈;现在,都已经麻木了,没觉着委屈不委屈的。领导说了,做这行吃这碗饭,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而且这也不是第一次遭遇暴力抗法了。

  比起这些,阿磊更郁闷的是,每月拿到手的工资只有2100元。一个走鬼的收入,比3个协管员的收入都高。这还是这两年涨工资的结果,前年只有1400多元,去年有1700多元。如果有更好的工作,就不干协管了。

  做了城管,孩子不好意思说爸爸干什么的

  阿辉,40岁,石湾城管协管员,进入城管系统3年,家里有个正在读初中的孩子。比起阿磊遭遇耳光,阿辉遇到的更刺激被人用一把长刀架住脖子,更有人驾着1.5吨农用运输车冲过来,另一同事倒地时头部离车轮只有5厘米。

  这是发生在4月的华远街上。这里的烧烤档乱象,早已名声在外,虽然相关部门曾整治不下数十次,但效果不佳。私下里,阿辉也开玩笑说,华远街的市容秩序,晚上11点前,城管说了算;过后,众烧烤档档主说了算。甚至有时到了11点,小贩反而会过来赶城管,喂,都到点了,你们还不走啊。

  当时我负责开车,考虑到暴力抗法可能发生,车停在距现场100多米远的地方。执法中,为拦阻执法车将烧烤工具拉走,其中一人直接拿刀冲过来,把刀架在我脖子上。提起来,阿辉至今仍心有余悸。

  据悉,这里的暴力抗法不仅次数多,而且手段恶劣,动辄拿刀砍人、石墩拦车,口咬手抓。此处一旦没收东西,一帮人立即抗法,其他小贩围观、部分食客帮腔,执法有时变成闹剧。你可以赶他们慢慢走,但不能收东西;一收东西,暴力抗法发生的几率立即大幅提升。

城管被扇不还手 孩羞于职业 更多精彩请看下一页

  尽管工作风险大,但与阿磊一样,阿辉的工资也是每月2100元。阿磊的妻子在商场打工,收入也就2000多元,养老育儿常常入不敷出。这边很多同事,私下里都兼一份工,利用下班时间,有送快递的、有做保安的,没禁摩前,还有做摩的佬的。阿辉说着话,旁边好几个同事眼圈都有点红。

  但即使兼职,也不是那么容易。城管队员的上班时间不定、轮流倒班,或者上午8点至下午6点,或者下午3点至晚上11点,或者通宵值夜班。到节假日的时候,不一定有休息时间;特别是端午、中秋、国庆假期时,几乎都要加班。忙着赚钱,也很少陪孩子;干的是城管,孩子也不好意思在同学那儿提爸爸做什么的。

  私下希望他们配合 给点面子错开时间摆

  志哥,祖庙城管雇员,曾险些被小贩用铁棍爆头。如果没有突发情况,志哥每天的生活是这样:上午8:30上班,沿着固定路线巡逻,中途不时收到内勤发来的投诉,如果是自己网格内的事,必须立即赶赴现场处理。平均每天要收到五六条投诉,处理完了,再拍照反馈给内勤。很多市民看到城管老是在看手机,其实不是在玩,是在接收任务。

  但突发事件,是时常发生的事。去年年底,南海人民医院附近,志哥和同事劝说一对老年夫妻离去时发生了状况。他们在那摆了两三年了。捉了几次迷藏后,我们准备暂扣东西。

  志哥伸手去拉桌子,小贩从车内抽出一铁棍,直接朝他胳膊砸下去,虽然及时缩手,但手指头当时就肿了,同时小贩妻子也在他背后轮着铁棍朝他头部砸去,幸亏被一旁的同事一把抱开,如果不是同事帮忙,就要被小贩爆头了。警察赶到现场前,小贩已经离去,虽然之后小贩妻子被警方拘留一天,但次日他们又出现在原地摆摊。

  一星期后,同一个早点摊档多了两名年轻男子,志哥同事阿文同样被人持铁棍追打了几十米远,阿文手脚受伤,头盔也被打烂。私下里说,我只希望小贩配合一下工作,给城管点面子,错开时间摆。否则你说我在那个点巡查,你就在那摆,领导来了看见,我怎么说。两人都觉得挺委屈。

  志哥说起遭遇,一会儿恼火,一会儿委屈,一会儿又很无奈,城管社会形象比较差,领导反复叮嘱,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如果还手,立即解雇。脱了这身衣服真打起来,我们城管里还有海军陆战队的退伍军人,能控制不了这些小贩么?

  志哥每月到手的钱也就4000多元,现在工作不好找,有好一点的,就不干城管了。说到被打耳光,有几个城管没被打过,我们都麻木了;打也认了,别出事就最好。

上一篇 下一篇

更多综艺推荐

走进初冬的长白山 走进初冬

夏·乌兰布统 夏·乌兰

《国家地理》2016年度全球夏季最佳旅行地 《国家地

秋天的草原,日出日落的光影让人迷醉。 秋天的草

这里黎明静悄悄 这里黎明

童话之城小樽的唯美旅行摄影 童话之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