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 2
  • 3

综艺

原村官携款失联 借400多户居民3亿元资金

来源:桃色新闻时间:2016-11-22 12:54:05

摘要:   导语:对于一些连老人都骗的商人,只能对他们说,你要让他们怎么办?还是你没有父亲母亲的。高利润、村官、信誓旦旦的承诺。这曾让他们无比相信。拆迁之后,无地无田的... ...

  导语:对于一些连老人都骗的商人,只能对他们说,你要让他们怎么办?还是你没有父亲母亲的。高利润、村官、信誓旦旦的承诺。这曾让他们无比相信。拆迁之后,无地无田的他;厂房被拆后,闲置待业的他;退休回家,渴望帮儿女的他。过去他们都走进同一家公司,渴望着每月上万元的利息。如今,公司法人失联,让他们曾经的美梦难以再实现。

  昨日,老李和往常一样,呆坐在昆明顺纳商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顺纳公司)门口,无奈地等待着。他说他会回来,可谁知道呢?

  为了利息

  他们把钱借给了顺纳公司

  2013年,做了近30年木材加工和砖瓦加工的老李,不仅有了自己的工厂,还买了房子。但随着城中村的改造工厂被拆,老李也回到了家中,看着电视数日子。

  2014年,盘龙区上坝社区竹叶村民小组的老吴和很多村民一起,迎来了城中村改造。在那次改造中,3900元每平方米的补偿款顺利发放到他手里。拆房,拿钱,住新楼,当城里人,看似平淡的转变之路,等待回迁安置的老吴却显得十分难耐。一年36000元过渡费,对于出来租房的人还是挺难的。

  以前有田可以种,有房可以租,现在只有钱,但是钱总有用完的时候。正当老吴困顿时,同村村民告诉他一条生财之道,把钱交给他,他会给你利息,赚的比你拿去干什么都高。这样的消息其实早在2012年就已在上坝社区的回龙村、竹叶村等陆续传开。

  对于钱,家住北市区的老潘也有着迫切希望。年过古稀的他和妻子是工厂的双职工,除了养老钱,肯定也希望帮帮子女。我听朋友说,他那的利息很高,这么高的利息比存银行还好。家住南市区的李先生,回忆到此苦苦一笑。2012至2014年期间,老李、老吴、老潘和李先生等260户人家,经过朋友、家人的口口相传,先后来到北市区上游水岸一期,将钱借给了顺纳公司。

原村官携款失联 借400多户居民3亿元资金 更多精彩请看下一页

  高额利润

  曾让他们深信找到了生财之道

  每月2至3分的高额利息、每月不拖欠发放利息、本金只需提前3天预约即可拿回。这样的回报,曾让老吴眼前一亮。更让老吴信服的是,顺纳公司的法人是邻村的熟人和干部。他是上坝社区回龙村的村长。他总不至于骗我们这些人吧?

  老李等人回忆,起初的收益高得让他们吃惊。我每个月的利息就是上万元,真的,比干什么都强。从2013年借贷到去年,每月定期发还利息,让老潘坚定地将钱投到了顺纳公司。虽然每个月也不固定是哪天给钱,但每个月都会给。

  而顺纳公司法人郑某豪爽的为人以及他村长的头衔,更让大家深信不疑。去年有一次过节,郑某邀约李先生和老李等人到他家做客,看着富丽堂皇的装修和偌大的房子,老李惊讶不已,当时他跟我们说,即使把所有人的本金还了,他还有几个亿的资产。而在宴会期间,还有一名男子上门向郑某借贷,当时郑某给他的贷款利息是每月4分,这已经是少的了。他像这样借钱么,我们的钱和利息肯定不会有问题。

  其实,没人说得清郑某到底将大家的钱用于何处,只知道不时有人上门向郑某借钱,而利息大多为6分。其实大家都是贪,但是像我们这些人,没房没田,要不就是下岗和退休的,还是想有个依靠,或是让生活能周转下去。

  所以有点钱,就陆陆续续给了他。老李等人说,他们与郑某并没有签订正式合同。郑某收到钱后,会给他们开发票。可谁知道,自从去年起,郑某就开始拖欠大家的利息,现在连本金也要不回来了。昨日,愤怒的老李和老潘等数十名债主围住了顺纳公司的大门。

  去年9月,准备换房的李先生来到顺纳公司,希望郑某将一部分借款还给他。但是郑某说钱已经全部放出去了,现在还收不回来。你回去等等,钱收回来我就打电话给你。李先生一直没等到郑某的来电,于是他经常到顺纳讨要借款。但他一直都说,钱不够,要不就让我过两天再来

  会计透露

  资金早就出问题了

  资金早就出现问题了。2013年至2014年底,曾在顺纳公司担任会计的杨女士说,每次付利息的时候,郑某独自去银行取钱回来后交给她,并让她按照借款名单逐一发放利息。我问他,要不要把别人借我们的钱再做个明细单?他说自己有明细单。因此,一年多来杨女士也不知道郑某将这些借款用到哪里了。

原村官携款失联 借400多户居民3亿元资金 更多精彩请看下一页

  而从去年7月开始,杨女士就发现,原本正常发还的利息出现了延迟,部分债主来要账时,郑某就以各种理由推脱。他们有的是要把钱拿去看病,有的是要拿去结婚,郑某没还他们钱,他们每天都来要账。到后来,连我们的工资都不一定能发,我觉得他的资金早就出问题了。

  今年5月,老李等人再也联系不上郑某了,办公室的两名员工也不知道他的去向。从那之后,老李等债主再也没收到每月的利息。以前他们上午11点就关门了,那天一直开到下午6月底,掌管店面的工作人员将钥匙递到老李手中,说要去接自家孩子放学。那天之后,仅留的两名员工也失去了踪影。

  那一刻,老李、老潘、老吴和李先生等人都蒙了,他们进入办公室却发现里面没有任何现金。在民警的建议下,他们成立了维权小组。据初步统计,借款给郑某的人共有380多户。70%都是北市区这一片的,仅上坝社区就有1.2亿元的借款,我们估计郑某的总借款有两亿元。

  昨日,当老李等人再去顺纳公司时,发现大门被4把锁牢牢锁死,门上还贴着停业整顿的字条。等他们进去后,发现里面的电脑和账单也被搬走了。前天早上9点,郑某给我打过电话,说过几天会和我们见面。可谈到赔钱他却支支吾吾。目前,老李等人虽已向盘龙公安分局报案,但他们希望,消失的郑某能出来给大家一个说法。

  记者查询

  顺纳公司不具备借贷资质

  经记者查询,顺纳公司于2012年8月注册,注册资金为3万元,主要负责国内贸易和物资供销,并没有金融借贷等资质。

  郑某哪去了

  电话打不通别墅里也没人

  昨日,记者多次拨打郑某的电话,并给他发去采访短信,但截至晚上发稿时,郑某都未回复。而在北市区某高档小区内,4层高、装潢华丽的连排别墅也窗门紧锁,家中无人应答。保安查询登记表后证实,此房屋的业主确实是郑某。

  郑某身在何处?昨日,记者先后到上坝社区和回龙村,但都没有工作人员的身影。据多位村民透露,已多日未见郑某。几经辗转,记者联系上了郑某的一名家人,但他表示他也无法联系上郑某。我现在也联系不上他,欠款的事情我无能为力,是你们和他的事,我已被这事情气得住院了。

  他是土生土长的农村孩子,以前是一个很本分的人,有了钱就变了。一名熟知郑某的村民说,郑某并非是回龙村本地村民,来到回龙村后曾在中坝社区工作,并于2012年任回龙村村民小组副组长。这名村民还说,郑某在上任之时经常跟村民说要共同奔小康。以前请他办个事,总是说到做到,很实在。去年起,郑某就变了,开始好吹牛。但一谈到钱,那个脸就皱得

  借了多少款

  龙泉街道办说3亿元以上

  龙泉街道办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经初步了解,回龙村村民郑某在金辰街道办辖区内开设店面,通过私人融资,向400多户居民借贷总计达3亿元以上。对于郑某是村官的身份,这名负责人予以否定。他早几年是,但经过那么多次换届选举,如今他早已不是村干部,只是一名普通村民。目前,警方已介入调查此案。

上一篇 下一篇

更多综艺推荐

走进初冬的长白山 走进初冬

夏·乌兰布统 夏·乌兰

《国家地理》2016年度全球夏季最佳旅行地 《国家地

秋天的草原,日出日落的光影让人迷醉。 秋天的草

这里黎明静悄悄 这里黎明

童话之城小樽的唯美旅行摄影 童话之城